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于丹讲稿 于丹庄子心得讲稿全文

于丹讲稿

网易财经讯 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在京举行。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于丹在主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文化创新是实现创新型国家第一要素”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发言实录: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能够在2010年走到第10天的时候与大家欢聚在这里,我想我们在迎接一个新年头的时候,谈到了创新。

到底什么是创新,创是一种行为,新是一种标准。我们用什么样的行为,支撑什么样的标准,承诺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

首先,创新在我看来,不是我们用来炫耀的羽毛,不是我们锦上添花的装饰,创新对于中国的当代来讲,特别是文化的创新,已经到了势在必行,它是一条当务之急的生存之道。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要看一看,我们在今天已经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节点上,所有的创新都跟它的时代座标是捆绑在一起的。有了这个座标性,才知道我们创的标准究竟是新还是旧。我们可以看一看,就是我们每一个个人,正在亲历中国多大的观念变化。我们不说5000年悠悠文明中有过多少次创新,我们就说我们自己生命见证的历史,甚至我们可以先不说这60年新中国的变化,就是改革开放这30年。我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了多少观念的沧桑剧变。我还记得70年代,我刚刚上小学,我们的老师跟我们讲,说中国比美国要民主太多了,你看看美国,只要有51%的人投票同意一个人当总统,这个人就当了总统,那还有49%的人民都反对呢,你看我们国家多好,选人大代表从来是100%,我们连一票弃权都没有。所以,我们比美国要民主。这是70年代我们观念中的民主。

到了80年代我们怎么看法制?如果谁家有人打官司,街坊邻居第一句话就说“他们家肯定是投机倒把了”,打完官司之后那个孩子就找不着对象了,一个好人谁打官司,找工会调停一下,居委会调停一下,认为只要触犯了法律就是坏人。那个时候你跟谁讲,法律是一个公民维权的武器,有没有人买的随便的日用品或者是上个饭馆觉得权益没有得到保障就说我告你。80年代没有这个概念。

90年代我们怎么看待健康?如果一个外企的小白领太忙碌了,自己去找心理医生做个精神减压或者是咨询,就会有一些大妈充满同情地说,你看那个孩子,累出神经病了,都看心理医生了。这就是90年代我们怎么健康。

今天,我们是跨进这个世纪第一个10年中的第一个10天,站在今天,我再讲起我们曾

经的民主与法制、健康的观念,大家哄堂大笑。但是,谁敢说站在今天我们确认正确的一些事,再过10年不被我们的孩子们耻笑?这就是时代。这个时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为什么人一定需要进步?就是因为不进步,在今天在失去了话语权。创新是什么?创新是今天生存的底线。

刚刚说了30年的观念变化,大家再来看这3年,这3年是中国的大时代。2008年中国完成了一次国际舞台上辉煌的亮相,这一年中国主办了一次无与伦比的奥运会,这一年中国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大地震。这两件事情,完成了同一个唤醒,就是公民意识。过去我们认为,五星红旗是在国庆之前,居委会挨家挨户要求大家拿出来挂上的,但是2008年呢?大家看见的,是志愿者这个群体,不管是在地震的现场,还是奥运的现场,五星红旗被他们披在身上,举在手上,缠在头上。也就是说,一个公民和他的国家利益之间紧密相关、自发关联,这是2008年做到的。2008年某种意义上讲,是中国志愿者的元年,因为大家完成了公民意识的苏醒。

2009年,我们都在说金融危机在全球已经呈现出了它的破坏力,但是中国政府这一次表现得非常坚强,中国行之有效地手段,保障了它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行的同时,又确保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国民的国家挺过了难关。而且,中国现在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债券持有国。在2009年岁末的哥本哈根大会上,中国自己关于节能减排的承诺,和他对于这一次大会主旨的提出,表现出了一个大国的担当和责任心。

我们就这样来到了2010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头呢?大家知道,从今年5月1日开始,世博会会在上海举行,这一次来中国的外国友人,不是像奥运那样看几场比赛,住个把星期吃一点小吃都走,这一次的世博会将持续半年,那么多的文明成果这不是中国向世界展示,而是中国替世界承办的一次博览会。所以,2010年中国是世界的主常

从2008年2010年,国家的话语权在上升当中,这个国家在世界上迎来了它空前的机遇,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创新。

刚才我只说了两个座标,30年的和3年的。中国的文明超过3000年,我们不说那么远,就看当下,我们每个人都曾经亲历的这一切,我们就知道在今天讨论创新,它已经是雪中送炭、当务之急。在今天,我们已经不能奢侈地说,我们要居安思危,然后我们想怎么创新。今天可以说,弱一点的单位、个人,是居危思危,强一点的是居危思进。就是你自己能够把危机意识提到眼前,这样一种创新才是有动力的。什么文化的创新?什么是中国未来的创新?它依赖于政府体制,但更重要的是依赖于每个人的大脑。我们有创新的思维吗?我们能够挑战吗?中国文化其实是讲究一种不断的前行。

论语中孔子有一句话叫做“君子不器”,如果真君子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固定的器皿,不要说我是一个杯子、一个碗、一个缸,如果你固定下来就失去了流动的、随着时代的选择而进步的可能性。一个人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是可以决定生命的宽度。什么是宽度?就是

你所容载的可能性。

一条水流,真正的水容量,不在于公里的长短,而是河床两岸,究竟是窄窄的小溪,还是激荡的大河,这个权力在自己的手里。

创新是什么?它意味着矛盾之后新的平衡,它意味着冲突、挑战,然后迅速找到对策。创新,我们首先要问创新者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素质,创新不是一种表面的行为,人是思维决定行为的动物。我们有什么样的思维才决定什么样的行为。比如说我们不是永远一帆风顺的,每个人不是在眼前就一定说,我做事事都成功。我努力了,这个世界就要给我一个最好的回报。事实上,只要做事的人,他失败的机率就比不做事的人要大得多。关键是一个人怎么面对世界上的不如意、不顺畅。一个敢于创新者,如果没有接受好挫折教育,没有做好千锤百炼面对失败的心理准备,他就不要谈创新。

如果说一创这个事就,一新这件事就能上市了,那是一个天方夜谭。所以,一个创新者的心理素质,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这个世界会有诸多的不如意,面对它怎么办?很多人都在抱怨,生活对我不公平,我这么善良、我这么努力、我尽心尽力,最后还是给了我这么一个惨痛的结果。其实,当你抱怨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被它进化了。你说什么是结果?结果是不能随便给自己暗示出来的词,结果就是你认为已经结束而不可更改的后果。这是一种停顿的思维,这是一种被动的思维。尽管这几天北京是严寒,但是在三九天冰雪还会融化,还会回暖,也许明天不是晴朗,但是就算它刮风、下雨下雹子难道不是明天吗?其实无论这个人今天是欣喜若狂还是伤痛,到了明天你再大的欣喜都会减弱,再大的伤痛都会减低。一个人以流动的思维观察一件事情,就会知道此刻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状态,不要轻易说出结果。 创新是什么,一个勇敢的人在面对失败的时候、不如意的时候,我个人是觉得它可以有由3个态度摆在这里,这是最有效的。第一步是接受,第二步改变,第三步遗忘。你面对生命中的遗憾,只有这样三步曲。接受就是再不好的事情,你错愕、痛哭、大骂,它都耽误了你改变它的时机。无论如何,第一步接受下来。接受之后,如果你改变了它,也许你改变了20%,或者是你幸运改变了50%,那么还有一部分是不能改变的,那么第三步就是遗忘。删除一些头脑中的记忆,用未来的价值弥补。一个人受伤以后,修复生命的能力,为他赢得了生命的空间。别的人可能平均一辈子受10次伤,每一次伤调整过来需要1年,那可能你修复的时间就是10年。一个创新者可能一路伤痕累累,他受伤的次数一辈子比如说是15次,但是他每一次的修复只需要1个月,那么他的修复时间总共是15个月。所以,你说他是一个创新时间多、受伤时间少吗?是原自他修复快。什么是真正的修复?修复不是一件消极的事,在我们弥补失败和修复的过程中,我们又在完成着新一轮的创新。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家庭,是专门做艺术品的,弟兄两个人做手工陶艺为生。他们两个每年辛辛苦苦烧出来100多个很漂亮的大罐子,在上面绘彩,一年一次装上船去一个大的港口城市卖掉。年复一年过着这种安稳的日子,偏偏有一年出海遇上了狂风

恶浪,弟兄两人快要靠岸的时候,挣扎着过去了,但是听到罐子碎了。回头一看,100多个罐子都打烂了,一个好的都没有。到了岸边哥哥嚎啕大哭,他说这么发达一个大城市,谁家买烂罐子?我们这一年的口粮钱找谁?在他为结果哭泣的时候,他的弟弟一言不发就上岸考察去了。弟弟在这个城市转了一大圈,比他哥哥想象得还发达,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业蒸蒸日上,家家户户都忙着装修新房子。所以,弟弟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把大锤子。一上船,二话不说,就开始砸。哥哥吓坏了,说你受刺激了吧,怎么回来还砸呀?弟弟说,我们不卖管子了,改卖马赛克了。说人家这个城市房地产装修行业好,咱要把这个烂罐子,都砸成不规则大小的瓷片,多好的装修材料。卖这一船马赛克,比原来卖罐子的利润还高高很多。大家想想,什么叫做创新?这就叫做创新。

印度诗人泰戈尔说得好,他说“如果你因为失去了月亮而哭泣,那你就快要失去满天的星星了”。我们能够不因为失去月亮而哭泣吗?上帝为人们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一定同时开了一扇窗,我们能够抓得住,创新就是在当下敏锐地去改变。所以,我要说,摆在第一位的是创新者的心理素质。他能不能够学习、接受,并且改变。

第二点,我想说创新依赖于明辨是非的智慧。这个世界上你能看清真相。创新往往让人很激越,激越的后遗症就是容易浮躁,而失去了理性。庄子有一句话说得好“水镜犹明,而旷精神,圣人之心而静也,天地之界万物之静也”。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大家知道水可以照世界万无,但是只在一种情况下照得见,就是安静的时间。而旷精神,人心被种种的物欲、烦恼、梦想、很多的狂热在烦恼的时候也照不净。精神药净下来,你就了解世界了,你就了解真相了。圣人之心而静也,圣人就是心能够安静下来的人。

一个心理学的教授说我带你们做一个试验,你们就跟着我走,我带你们穿过一个黑屋子,你们一定要小心翼翼地跟随我,这里面有很多的危险。大家得到这个提示没有当回事,就跟着走,走进黑漆漆的屋子。发现者条路挺好走的,平平坦坦的,跟着教授没有一点磕磕绊绊走过去了。走到屋子的那头,教授摸到墙上的开关,打开了一盏灯。大家回头一看,一下子都面无人色瘫倒在地上,原来他们走过的路是鳄鱼池上的独木桥。脚底下走着挺平坦,但是下面是大张着嘴游来游去的鳄鱼。现在大伙都走过来了,现在你们再走回来吧。教授说你们都是挑选出来的最勇敢的人,连哄带吓,最后有2、3个总算挣扎着回来了,还有7、8个说什么都不动。这个时候教授又摸到墙上的开关。连着开了三盏灯,在灯火通明的屋子里,大家又看到了一层真相,原来在独木桥和鳄鱼之间,还有一层密密的防护网。教授又说,走过来吧。结果那7、8个人里面又站起5、6个过来了。还有最后那2、3个说什么也不过来。这就是我们人生对于社会认知的过程,这就是我们后来行为分化,哪些人可以创新,哪些人铁了心都不创新的结果。

我们说创新需要智慧、需要冷静、需要明辨是非。大家想想看,我们少年意气,念完中学、念完大学来到社会上的时候,抱着少年青涩的梦想,那个时候告诉你世界有风险,你信

吗?有导师在前面带着,有领导鼓励着,有家长瞩目,大家觉得我跟着走一下子就过去了。那个时候我们可以目空一切,我们可以狂妄自大。但是,你真正进入社会3、4年,觉得要竞争提升了,要进修新学科了,要还房贷了,有种种问题的时候,这是社会在你面前开了一盏灯的时候。人在看不清真相的时候你还敢创新,为什么大家觉得活下来都是很艰难的时期,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张着嘴的鳄鱼。原来走过来的路,现在让你走回去你都不敢了。 再往前走,一个人审慎、理性的时候,真正人格获得成长的时候,就是你自己的眼睛可以擦得雪亮可以烛照世界的时候。你终于在世界上开了几盏心灵之灯,你终于看见鳄鱼是在的,但是桥也是有的,而且桥和鳄鱼之间还有张网。这个社会的法律、制度,你自己周围的亲人、朋友,都是那张网,网并不能100%保证鳄鱼就不存在了。但是,网也可以鼓励你谨慎前行。于是,大家信任路、信任网,踏实谨慎往前走的人就去创新了,但一定有那么20%到30%的人就在桥那边打死都不过去。

我们辩明了真伪,才有行动力。我们要有大智慧看清真相,然后我们再踏踏实实往前走。 第三点,我想说创新是行动力,不仅仅是思考力。我们过去过多地停留在创新思维的鼓励上,但是它应该转化为行为和改变社会的效率。人要去做什么?创新我们用什么样的人呢?我们要用那种打破禁锢的思维勇敢前行的人。论语里孔子的学生子路曾经问过他,说“老师有一天让你带兵打仗,你选择谁跟你同行?”他认为孔子一定说,我选择最勇敢的人。结果摇摇头,孔子跟他说,“暴虎冯和死而无悔者”,如果是说我赤手空拳敢打老虎,死而无悔,还说我勇敢,这个人我不敢用。我们创新领域拍着胸脯下军令状的还少吗?你真的相信这些人可以创新出最好的结果吗?那么什么样的人敢用呢?“临事而惧,好谋而成”。一是当前交给他,得知道害怕,大家可能习惯于说创新是无所畏惧的,创新是需要充满胆识的,怎么能提倡临事而惧呢?大家想想,从小到大,我们个人的生活中,总会有那么一些自己最在乎的时刻,我们是有点恐惧和忐忑的。比如说你从小到大考试的时候,到高考前你没有一点忐忑、害怕吗?比如说大家谈最重要的生意,或者是见特别在乎的一个人,你不忐忑吗?当爹妈的自己小不点不会说话的时候、病了,抱到医院打吊针,说不出来身上哪不舒服,你心里不害怕吗?我们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时候,都是知道有点害怕的。那难道创新就那么不害怕吗?所以,一事当前,要做点论证,写个可行性报告,调查分析,知己知彼,这就叫做临事而惧。先做一个评估,但是不要惧到什么都不做,后四个字是好谋而成。好好地用你的智谋,终于保障把它完成。这用一个今天的词来讲,就叫做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创新的行动一定要行之有依据,才能够做得好。

行动力能不能导致一个最好的结果,这取决于人的眼界和胆识。到底创出什么新?新的标准永远没有绝对的标准,而是相对的。就是你所掌握到的这些依据,你怎么样往前走,它是一个相对的标志。你能够把握属于未来的趋势吗?韩国人有一个比喻说得好,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怪物,前脸长满了头发,后脑勺是一个秃子,所以他迎面而来的时候,从来都是面

目不清,但是等到他伸手想抓他,他已经走过去了,万劫不复,这就叫做机遇。这只有劈面能够抓得住,等到他到你面前的时候已经抓不住了。那么,你的新在多长的时间内不被淘汰为旧的,这需要综合判断的能力,特别是这需要你自己格局要大。

什么是格局?因为咱们的工作、学习中,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就叫做局限性。局限性就是因为自己的局太小了,所以为其所限。一个人的局要大的话,就是眼界要大、见识要大、走得要远。庄子的好朋友会子找他聊天,跟他说,有一些东西大了也不好,大而无大,魏文王给我一个大葫芦,这个葫芦长得太大了,装不了东西。庄子跟他说,你要是有这么大个儿的葫芦,你干嘛拿它当瓢,你不能拿个网兜拴在身上当游泳圈吗?标准件就是当瓢的,但是长大了有大用。

慧子问他,有一棵大树,这个树长得太大了,20、30人合抱。结果木枝流散,大枝子不规律,你摆在荒郊野外木匠都不愿意砍,觉得太大,已经费了。庄子说,树这个东西,长到一定的时候大家会有一个标准件的规格在。比如说它长到1握、2握,觉得它成材料了,砍回家生火了。找到3、4围的粗,觉得这盖房是材料。长到7、8围,觉得这石材昂贵了,是富人家做棺材。如果一棵树几十人合抱,咱们想不出有这么大的东西,没什么用。一棵树如果长到那么大,它就成了神木,因为它再也不受刀斧所伤,没有人砍它的枝条做家具,也没有人摘它的果子。大家都高高兴兴地在一棵参天大树下面乘凉、聊天、喝水。如果有这么一棵大树,它自己就成为了意义,它可以保护多少人的快乐?这么一棵大树的意义和价值,还在于拴个牲口和盖个房子吗?它比这个用处大得多。

什么是创新?人有多大的眼界,就可以创出多大的业绩。我们今天受的这种拘束,就在于我们的创新有时候都有标准件的规格。我认为我创到哪一级,可以评定一个什么创新成果了,再创到哪一级,可以评定一个什么创新成果了。真正的创新,是跟一个人的胸襟、眼界、胆识连接在一起的。你自己的生命规格有多大,你创新的成果就有多大。所以,创新是这个时遇对于我们的选择,创新需要持久的耐力和一种清澈的智慧。谈应该抱有一种审慎的态度和永不舍弃的柔韧,一步一步持续前行。大家知道打井的人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打到之前的1米处停下来。有的时候创新创新不是撞大运、不是赌博,它不是一瞬间可以得出结果的事情,它需要持之以恒。所以,一个人的生命境界和他的创新能力是成正比的。

我记得我在登庐山的时候,有过一个很深的感慨,很多登过庐山的朋友都有这种感受。庐山以云雾著称,如果你坐着车到盘山道,到了一大片别墅区的时候,10次里面有8、9次是失望的。因为他们不分季节,在那个区域都是充满了云雾的。大家会觉得空气里湿的都能出水,脚底下的苔藓上永远都是湿的,空气里面充满了阴霾,呼吸都困难。你会觉得刚下车晕晕的,周围的一切都不明朗。庐山的主人会建议你往上走,我第一次到达庐山的时候是深秋的下午四点。我想这个季节又冷,天快黑了还走哪去,但是主人说往上走,连房间都没有让我进,就一路往上走。车往上开,到了锦绣看一下不行,主人会坚定地说继续往上走。到

了大约山看还不行,一直往上走,我们一直走到山顶上,让边防哨所把门打开,那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午5点半了,但是有一幕让我热泪盈眶终身难忘,就是你在往上走的过程中,一定会在某一个高度上,与灿烂的阳光相逢。往上走你就知道,阳光一直都在,只不过你没走到一个高度,你不会遇见它。往上走你就会知道,终于预见阳光往下俯瞰的时候,刚才困惑你的浓浓云雾,不过是你眼前的一道风景。人走在阳光中,就有资格俯视了,人被阳光笼罩沐浴的时候,就有资格审美了。如果你一直报怨这里的云雾太重,已经走了很久还没有遇到阳光,你只能跟自己说你站的位置还太低。其实创新就是这样的一件事,你相信吗?阳光就在更高处,它一定在。

所以,我想在今天这是一个中国的大时代。能被这个时代选择的人,一定要有跟这个时代相匹配的大胸怀。在去年的岁末,有一个大媒体做关于建国60周年的专访。他们问我,这个共和国成全你个人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我说它成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让我这一生中,处于不断拥有新梦想的状态。因为我想,从小到大,每个人在实践一个梦想的时候,他需要有更新的梦想。一个最好的时代,永远不是把一个固定的目标成全了就结束了。如果一个人在一个一个梦想实现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一个更新的梦想等着你实现,这就是一个好的国家对他公民最大的成全。

所以,我想创新是什么?就是给我们自己承诺,给这个国家承诺,我不断地有梦想,而且有力量去实现它。往前走,一路前行,这个过程中又回到了开始命题。一定是要有失败的,我们从当下出发,你去迎接、去调整心态,然后我们就拥有了未来。

我记得星云大师曾经给我讲过,他自己出家时候的真实经历,他12岁跟着妈妈从故乡扬州出发寻找父亲,那一年刚好是南京大屠杀,后来没有找到。两个人已经走得筋疲力尽了,在一个黄昏,遇到一个开衫,说这个孩子是不是想出家,他当时觉得佛缘到了,妈妈也愿意,兵荒马乱的,想孩子有口饭吃也好。他说明天你到寺里让方丈给你剃度。这个孩子第二天一早这个孩子满怀壮志,就来了。方丈问他,谁让你出家的,他马上拍着胸脯说是我自己愿意出家的,方丈给揍了一顿。说你这么大的胆子,没有师傅允许你想出家就可以出得了家?说,谁让你出家的。挨了一顿打,说是师傅让我出家的,方丈又给揍了一顿。这么大人没有主见,师傅让你出家就出家。这个孩子挨了两顿打了,再想事就说得周全了,说是师傅让我出家的,也是我自己愿意的。方丈炒起藤条又揍了一顿,这回揍完了连解释都不解释,说,谁让你出家的。这个孩子被打懵了,只好跟师傅说,我也不知道,你打我就是了。这句话一说,师傅就把藤条扔了。他说,你终于开悟了,坐下给你梯度吧。

星云大师给我讲了这么一个简单的亲身经历,我后来一直在想,佛门是一道法门,红尘也是一道法门,要创新的人你做好挨打的准备。人刚到这个世界上,带着自己在学院上学的那点东西,带着这个社会的理想,一件事是轻易敢拍着胸脯说就是我自己愿意的,然后被社会修理了一顿。如果我说我听师傅的话,换个角度又挨了一顿打。一个人是要在创新的路上,

挨过好几顿打,他才知道原来世界不只一个角度,他需要兼顾很多的角度,平衡思考,谨慎做事,然后再小心前行,他才做得成。

但是,当他终于这么想好了往前走的时候,又挨了一顿打,人在这个时候心里最不平衡。因为觉得我已经40、50岁了,我已经有了管理经验,我已经不像20岁那么毛毛糙糙了,最后一赌气,我再也不创新了,反正要挨打。还有一条,你跟这个世界上,我明白了创新是如此之艰难,这个世界之博大,总有我想不清楚的事情,你打就是了。我不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失败而放弃创新,我接受这个世界的一切挑战,我认真做好当下的事。当你对世界这么说的时候,立地成佛,这就是你不挨打的时刻到了。

也许我们人人在创新这条荆棘路上,同时也走在成佛的路上,一个人创出来的不是那个事情的结果,而是你个人生命的境界。创新之所以使人迷恋,因为它同时成全了两件事,一个是客观给世界的新成果,第二个主观给自我的新世界。所以,创新者不吃亏,你为世界创造的同时,你给自己邂逅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自我。这就是2010年,新岁月刚开始10天的时候,我们所面对的时代、面对的命题和面对的自我的未来。

我想,这个大时代,走到了一个需要创新的时代。每个自我也在创新之中跟世界完成了相互的成全。那我们就以创新的名义,祝福新岁月,祝福岁月中的每一个人,祝大家在创新的路上,不是事事成功,而是真诚勇敢,一路前行,谢谢大家!

这是我们多么熟悉的东西,你想宋代的人当宋词流行之后,这样短短的七绝诗能够读成词吗?你还来听听一个字没有变。你的感觉还一样吗?什么叫创新?不要说唐人把诗都写够了,杜牧的诗谁能改呀?为什么创新的前提是一种宁静、细致、沉稳踏实的情绪,就是因为我们手里有大把的材料,我们总认为是被别人使用过的。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美国的推销员,在战后一片箫条的情况下,他的工作是推销饮料机,有一天有一个洲的订户到这里来,一下子定八台机器,他就想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店,他有什么样的生产规模,他为什么定八台机器。他一定要做火车换了几个洲到这家店实地考察,发现这个快餐点规模不大,但是效率极高,特别是卖连锁产品,他们就是卖很普通的快餐,因为他的标准件流程让它能够快速的流转起来。这个小伙子跟店主商量,你这个店适合做连锁经营,我帮助你开连锁店,你看美国经济一直这么箫条,而我现在已经迅速的做到超过十万美元一年的利润。然后小伙子说你愿不愿意把这个店盘给我,后面店主开出一个30万美金的添加。他在美国各个洲开这家店的连锁经营,一直到现在这家店还在开设,他用的是小伙子的姓氏:麦当劳。

什么是创新,是在原有状态下的发现审视,而创新更重要的是一种思维,大家会说中国的传统思想不就是思维方式,在儒家的经典中讲思维方式的东西很多,比如说孔子曾经说过《方法论》,他说子取四绝,有四种思想方法不能要,这四种都相关与创新。他说勿疑、勿闭、勿固、勿我,勿疑就是千万不要主观一种。刚才我一直在听陈院长讲的,我们可以做一些政策的分析,但是要拿到依据,在严禁的逻辑下做推断,今天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时候,

今天是一个崇尚施政的时代,在孔子的时候第一点说的是勿以。就是这个主观的以为会使我们裹足不前。第二个是勿疑,就是人不要很骄矜的跟自己说我必须要按照什么方式做,真正的创新是一个人和一个企业跟整个变化世界之间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建立一种次序中的新规则。

我们小的时候接触的教育是我们必须有明确的目标,孔子怎么会从两千多年前说勿疑。什么意思,比如说必须的目标,目标是必须的吗?目标是一小小的点,我们能否直接到达呢?路上有千难万险,有的时候在创新的路上方向比目标更重要。方向是什么,就是我以目标位中心,可能向左给自己十度夹角,你想想在360度的圆周中,20度的宽度还是有的,给自己变通和调整的空间你成功的把握会更大。在这20度的夹角中都是你的目标。我们有没有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不要说我不达到这个点我就全部放弃,有的时候到达一个点的概率太低的时候要给自己一个范围。

大家都说坚持是一种美德,大家都在说坚持往往会带来我们一种前途,可视为坚持而坚持是不值得提倡的。还有一句话说的好,人这一生不能放弃选择,但偶尔可以选择放弃,一件事坚持的成本往往大于放弃的成本。放弃一件事往往是其他更多事情的开始,因为生命就那么长,你许多赢得效率,你要放弃那些无味的坚持。有的时候坚持是为了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其实人的一辈子的东西就是时光,我能够理解孔子说勿疑是多的境界,在变通中调整中求前进。第三个字是勿固,如果说勿疑是指出的是远方的目标,这个勿固是方法。中国人关于方法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乏味定法,这一点今天在座的有来自与不同机构的企业家,还有我们各级管理者。不要为自己的固化把自己僵死。

我用一个禅宗的故事来说,佛家的故事中说有一位大师,他的学问很大,他所有的弟子都特别钦佩他,他带着学生们讲学,有一次路过一个很热闹的大集市,他大徒弟去看热闹。路过一家布店,有一个外乡人要去买布,老板说三八二十四,外地人说是三八二十三。他大徒弟,过去劝说说是三八二十四,让他赶紧给钱。这个外乡人听他这么一说,面子上挂不过去了。这个时候他的大徒弟给这个外乡人打赌,就打赌他的人头,徒弟想这个赌太大了,就赌了自己头上的帽子。

到了师傅身边师傅说三八就是二十三,你开点,把帽子给人家,这个外乡人很高兴,说这是我赢的。这个徒弟很想不通,观察师傅也不像老糊涂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去问语文师傅,难道三八不是二十四吗?您为什么要落得天下人耻笑呢?师傅问他说,是帽子重要还是脑袋重要?他说三八二十四不假,可他要输的是脑袋。我也知道三八不是二十三,但你输的不是顶帽子吗?什么是佛,佛永远站在人的最高利益上做忠义利益的判断,而不陷入局部的利益中较真。当帽子和脑袋起了冲突的话三八是可以二十三的。

这个故事我也在新年之初送给大家,我相信大家在创新这条路上遇到太多的命题是

前所未见。谁有大格局,谁有大胸怀、投向未来的眼光,谁才有可能放弃局部的纠缠。我们过去经常说有人得礼不让人,他要是能够救助三八二十四,他会一直纠缠到底。勿疑、勿闭、勿固,最后一个字是勿我,人终于可以通过这条路走到了脱出自我当中。我们方法论所有过程抵达一个境界,破除自己的中心,真正的创新是和世界规定的创新,真正的创新是摆脱了局部利益而在整体格局上的成长,是一个零售带动一个企业的与时俱进,是一个在宁静心胸之下看清未来机遇的过程。我们在年初探讨创新,每一年我们都有一把奢侈的流光在前方。刚才我说中国文化会建立一种态度,让我们从容不迫,让我们以这种勿疑勿闭勿我的方法论逐步破除障碍,而能够建立起一种观念和方式,和对于当下的把握。这一切其实对于今天我的创新是有价值的,中国文化从来只提供起点,而不提供结论,中国文化没有标准答案,它给你什么?有一个故事说的好,一个小伙子,看着自己的老酋长料事如神,他有一天想跟老酋长打赌,他拿一个小鸟撰在身后,问老酋长是死是活。他说你说活我就捏死,他想我总得让你说过一次,老酋长说生命就在你手里。

这是我们多么熟悉的东西,你想宋代的人当宋词流行之后,这样短短的七绝诗能够读成词吗?你还来听听一个字没有变。你的感觉还一样吗?什么叫创新?不要说唐人把诗都写够了,杜牧的诗谁能改呀?为什么创新的前提是一种宁静、细致、沉稳踏实的情绪,就是因为我们手里有大把的材料,我们总认为是被别人使用过的。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美国的推销员,在战后一片箫条的情况下,他的工作是推销饮料机,有一天有一个洲的订户到这里来,一下子定八台机器,他就想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店,他有什么样的生产规模,他为什么定八台机器。他一定要做火车换了几个洲到这家店实地考察,发现这个快餐点规模不大,但是效率极高,特别是卖连锁产品,他们就是卖很普通的快餐,因为他的标准件流程让它能够快速的流转起来。这个小伙子跟店主商量,你这个店适合做连锁经营,我帮助你开连锁店,你看美国经济一直这么箫条,而我现在已经迅速的做到超过十万美元一年的利润。然后小伙子说你愿不愿意把这个店盘给我,后面店主开出一个30万美金的添加。他在美国各个洲开这家店的连锁经营,一直到现在这家店还在开设,他用的是小伙子的姓氏:麦当劳。

什么是创新,是在原有状态下的发现审视,而创新更重要的是一种思维,大家会说中国的传统思想不就是思维方式,在儒家的经典中讲思维方式的东西很多,比如说孔子曾经说过《方法论》,他说子取四绝,有四种思想方法不能要,这四种都相关与创新。他说勿疑、勿闭、勿固、勿我,勿疑就是千万不要主观一种。刚才我一直在听陈院长讲的,我们可以做一些政策的分析,但是要拿到依据,在严禁的逻辑下做推断,今天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时候,今天是一个崇尚施政的时代,在孔子的时候第一点说的是勿以。就是这个主观的以为会使我们裹足不前。第二个是勿疑,就是人不要很骄矜的跟自己说我必须要按照什么方式做,真正的创新是一个人和一个企业跟整个变化世界之间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建立一种次序中的新规

则。

我们小的时候接触的教育是我们必须有明确的目标,孔子怎么会从两千多年前说勿疑。什么意思,比如说必须的目标,目标是必须的吗?目标是一小小的点,我们能否直接到达呢?路上有千难万险,有的时候在创新的路上方向比目标更重要。方向是什么,就是我以目标位中心,可能向左给自己十度夹角,你想想在360度的圆周中,20度的宽度还是有的,给自己变通和调整的空间你成功的把握会更大。在这20度的夹角中都是你的目标。我们有没有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不要说我不达到这个点我就全部放弃,有的时候到达一个点的概率太低的时候要给自己一个范围。

大家都说坚持是一种美德,大家都在说坚持往往会带来我们一种前途,可视为坚持而坚持是不值得提倡的。还有一句话说的好,人这一生不能放弃选择,但偶尔可以选择放弃,一件事坚持的成本往往大于放弃的成本。放弃一件事往往是其他更多事情的开始,因为生命就那么长,你许多赢得效率,你要放弃那些无味的坚持。有的时候坚持是为了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其实人的一辈子的东西就是时光,我能够理解孔子说勿疑是多的境界,在变通中调整中求前进。第三个字是勿固,如果说勿疑是指出的是远方的目标,这个勿固是方法。中国人关于方法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乏味定法,这一点今天在座的有来自与不同机构的企业家,还有我们各级管理者。不要为自己的固化把自己僵死。

我用一个禅宗的故事来说,佛家的故事中说有一位大师,他的学问很大,他所有的弟子都特别钦佩他,他带着学生们讲学,有一次路过一个很热闹的大集市,他大徒弟去看热闹。路过一家布店,有一个外乡人要去买布,老板说三八二十四,外地人说是三八二十三。他大徒弟,过去劝说说是三八二十四,让他赶紧给钱。这个外乡人听他这么一说,面子上挂不过去了。这个时候他的大徒弟给这个外乡人打赌,就打赌他的人头,徒弟想这个赌太大了,就赌了自己头上的帽子。

到了师傅身边师傅说三八就是二十三,你开点,把帽子给人家,这个外乡人很高兴,说这是我赢的。这个徒弟很想不通,观察师傅也不像老糊涂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去问语文师傅,难道三八不是二十四吗?您为什么要落得天下人耻笑呢?师傅问他说,是帽子重要还是脑袋重要?他说三八二十四不假,可他要输的是脑袋。我也知道三八不是二十三,但你输的不是顶帽子吗?什么是佛,佛永远站在人的最高利益上做忠义利益的判断,而不陷入局部的利益中较真。当帽子和脑袋起了冲突的话三八是可以二十三的。

这个故事我也在新年之初送给大家,我相信大家在创新这条路上遇到太多的命题是前所未见。谁有大格局,谁有大胸怀、投向未来的眼光,谁才有可能放弃局部的纠缠。我们过去经常说有人得礼不让人,他要是能够救助三八二十四,他会一直纠缠到底。勿疑、勿闭、勿固,最后一个字是勿我,人终于可以通过这条路走到了脱出自我当中。我们方法论所有过程抵达一个境界,破除自己的中心,真正的创新是和世界规定的创新,真正的创新是摆脱了局部利益而在整体格局上的成长,是一个零售带动一个企业的与时俱进,是一个在宁静心胸之下看清未来机遇的过程。我们在年初探讨创新,每一年我们都有一把奢侈的流光在前方。刚才我说中国文化会建立一种态度,让我们从容不迫,让我们以这种勿疑勿闭勿我的方法论逐步破除障碍,而能够建立起一种观念和方式,和对于当下的把握。这一切其实对于今天我的创新是有价值的,中国文化从来只提供起点,而不提供结论,中国文化没有标准答案,它给你什么?有一个故事说的好,一个小伙子,看着自己的老酋长料事如神,他有一天想跟老酋长打赌,他拿一个小鸟撰在身后,问老酋长是死是活。他说你说活我就捏死,他想我总得让你说过一次,老酋长说生命就在你手里。

这是我们多么熟悉的东西,你想宋代的人当宋词流行之后,这样短短的七绝诗能够读成词吗?你还来听听一个字没有变。你的感觉还一样吗?什么叫创新?不要说唐人把诗都写够了,杜牧的诗谁能改呀?为什么创新的前提是一种宁静、细致、沉稳踏实的情绪,就是因为我们手里有大把的材料,我们总认为是被别人使用过的。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美国的推销员,在战后一片箫条的情况下,他的工作是推销饮料机,有一天有一个洲的订户到这里来,一下子定八台机器,他就想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店,他有什么样的生产规模,他为什么定八台机器。他一定要做火车换了几个洲到这家店实地考察,发现这个快餐点规模不大,但是效率极高,特别是卖连锁产品,他们就是卖很普通的快餐,因为他的标准件流程让它能够快速的流转起来。这个小伙子跟店主商量,你这个店适合做连锁经营,我帮助你开连锁店,你看美国经济一直这么箫条,而我现在已经迅速的做到超过十万美元一年的利润。然后小伙子说你愿不愿意把这个店盘给我,后面店主开出一个30万美金的添加。他在美国各个洲开这家店的连锁经营,一直到现在这家店还在开设,他用的是小伙子的姓氏:麦当劳。

什么是创新,是在原有状态下的发现审视,而创新更重要的是一种思维,大家会说中国的传统思想不就是思维方式,在儒家的经典中讲思维方式的东西很多,比如说孔子曾经说过《方法论》,他说子取四绝,有四种思想方法不能要,这四种都相关与创新。他说勿疑、勿闭、勿固、勿我,勿疑就是千万不要主观一种。刚才我一直在听陈院长讲的,我们可以做一些政策的分析,但是要拿到依据,在严禁的逻辑下做推断,今天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时候,今天是一个崇尚施政的时代,在孔子的时候第一点说的是勿以。就是这个主观的以为会使我们裹足不前。第二个是勿疑,就是人不要很骄矜的跟自己说我必须要按照什么方式做,真正的创新是一个人和一个企业跟整个变化世界之间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建立一种次序中的新规则。

我们小的时候接触的教育是我们必须有明确的目标,孔子怎么会从两千多年前说勿疑。

什么意思,比如说必须的目标,目标是必须的吗?目标是一小小的点,我们能否直接到达呢?路上有千难万险,有的时候在创新的路上方向比目标更重要。方向是什么,就是我以目标位中心,可能向左给自己十度夹角,你想想在360度的圆周中,20度的宽度还是有的,给自己变通和调整的空间你成功的把握会更大。在这20度的夹角中都是你的目标。我们有没有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不要说我不达到这个点我就全部放弃,有的时候到达一个点的概率太低的时候要给自己一个范围。

大家都说坚持是一种美德,大家都在说坚持往往会带来我们一种前途,可视为坚持而坚持是不值得提倡的。还有一句话说的好,人这一生不能放弃选择,但偶尔可以选择放弃,一件事坚持的成本往往大于放弃的成本。放弃一件事往往是其他更多事情的开始,因为生命就那么长,你许多赢得效率,你要放弃那些无味的坚持。有的时候坚持是为了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其实人的一辈子的东西就是时光,我能够理解孔子说勿疑是多的境界,在变通中调整中求前进。第三个字是勿固,如果说勿疑是指出的是远方的目标,这个勿固是方法。中国人关于方法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乏味定法,这一点今天在座的有来自与不同机构的企业家,还有我们各级管理者。不要为自己的固化把自己僵死。

我用一个禅宗的故事来说,佛家的故事中说有一位大师,他的学问很大,他所有的弟子都特别钦佩他,他带着学生们讲学,有一次路过一个很热闹的大集市,他大徒弟去看热闹。路过一家布店,有一个外乡人要去买布,老板说三八二十四,外地人说是三八二十三。他大徒弟,过去劝说说是三八二十四,让他赶紧给钱。这个外乡人听他这么一说,面子上挂不过去了。这个时候他的大徒弟给这个外乡人打赌,就打赌他的人头,徒弟想这个赌太大了,就赌了自己头上的帽子。

到了师傅身边师傅说三八就是二十三,你开点,把帽子给人家,这个外乡人很高兴,说这是我赢的。这个徒弟很想不通,观察师傅也不像老糊涂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去问语文师傅,难道三八不是二十四吗?您为什么要落得天下人耻笑呢?师傅问他说,是帽子重要还是脑袋重要?他说三八二十四不假,可他要输的是脑袋。我也知道三八不是二十三,但你输的不是顶帽子吗?什么是佛,佛永远站在人的最高利益上做忠义利益的判断,而不陷入局部的利益中较真。当帽子和脑袋起了冲突的话三八是可以二十三的。

这个故事我也在新年之初送给大家,我相信大家在创新这条路上遇到太多的命题是前所未见。谁有大格局,谁有大胸怀、投向未来的眼光,谁才有可能放弃局部的纠缠。我们过去经常说有人得礼不让人,他要是能够救助三八二十四,他会一直纠缠到底。勿疑、勿闭、勿固,最后一个字是勿我,人终于可以通过这条路走到了脱出自我当中。我们方法论所有过程抵达一个境界,破除自己的中心,真正的创新是和世界规定的创新,真正的创新是摆脱了局部利益而在整体格局上的成长,是一个零售带动一个企业的与时俱进,是一个在宁静心胸之下看清未来机遇的过程。我们在年初探讨创新,每一年我们都有一把奢侈的流光在前方。刚才我说中国文化会建立一种态度,让我们从容不迫,让我们以这种勿疑勿闭勿我的方法论逐步破除障碍,而能够建立起一种观念和方式,和对于当下的把握。这一切其实对于今天我的创新是有价值的,中国文化从来只提供起点,而不提供结论,中国文化没有标准答案,它给你什么?有一个故事说的好,一个小伙子,看着自己的老酋长料事如神,他有一天想跟老酋长打赌,他拿一个小鸟撰在身后,问老酋长是死是活。他说你说活我就捏死,他想我总得让你说过一次,老酋长说生命就在你手里。

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我介绍 » 于丹讲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