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龙门镖局之八斗日记

Ⅰ : 子龙日记之五

(五)没有永远的朋友

刘备在冀州的时候,公孙瓒对他很好的,既给房子住,又给零钱花,吃喝拉撒全包了。公孙瓒经常带他出席各种社交活动,逢人便夸:“刘玄德是人中龙凤,将来必成大事。”结果不到一个月时间,刘备就成了冀州城中的大明星,拥有了许多粉丝,根本不敢上街,否则会造成交通堵塞。

有一天他陪公孙瓒去了一趟北社,那是个文人聚会作诗清谈的地方,因为屋舍建在北山上,所以叫北社。这名字是公孙瓒起的,收留笼络各地才俊,安排到北社中工作,也没什么具体事,就是作诗写文章,逢年过节搞个晚会,逗大家一乐而已。听说公孙瓒十三姨太太最喜欢北社一位叫嵇康的社员作的诗,凡是嵇康的诗,她都专门请人谱曲吟唱,嵇康大受鼓舞,于是再接再厉,完成了一首叫《广陵散》的流行音乐,已经传到长安去了。听说被董卓软禁的皇上听了都流泪了。其实,作诗写文章都是北社的副业,这里主要是公孙瓒的智囊团、人才库,闲时作文怡情,战时出谋划策。曾经有个小老头到这里,说是慕名而来,盘桓了数月,给大家讲“仁”的道理,我听了几次,他讲的其实是孔老二那一套,便不再去,世道乱纷纷,虽要“仁”,怎么得到呢?我虽不是知识分子,但我明白一个道理,要宣传“仁”,就先得把“不仁”干掉。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讲“仁”的干瘪老头子,是孔老二的嫡亲子孙,叫孔融,六岁上就名满天下。说来可笑,他出名的方式不是甘罗那种建功立业式的,而是把一个大苹果让给哥哥,自己吃小一点的。这种事我小时候经常干,不是我“仁”了,而是因为大的我吃不完,扔掉了挨大人的打。悲哀的是我的老祖宗没名堂,所以没人愿意替我宣传。

那天刘备进了北社,有个叫陈琳的社员,听说干翻董卓的大英雄来了,激动的拿出一篇文章叫刘备批讲,谁知道刘老大两把撕了稿纸,再狠狠的骂了陈琳一通,说国家正是多事之秋,皇上幽于西苑,年轻人不知道为苍生分忧,为国家出力,却整日吃饱了没正事干,就好做高头文章,寻章摘句,夸夸其谈,结党营私,真的是清谈误国啊。骂得陈琳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夹起书包逃出城去,一路狂奔,竟跑到袁绍那边去了。

我和刘老大相处日久,知道他虽性格木讷,却并不迂腐,平时对知识分子礼敬有加,从不恶语相向,那日他怎么忽然间性情大变,那么顺溜的骂出一套大道理。我怀疑他跟陈琳有私仇,悄悄问随行的简雍,简雍却笑而不答,搞得我郁闷了好几天,再不敢招惹刘老大。( 文章阅读网:www. )

紧接着,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公孙瓒的兵力越来越少,刘备的势力却越来越雄厚。除了简雍,还有好几个文人武士都悄悄加入了刘备的阵营。我很担心,再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整个冀州都成刘备的了。更折磨人的是,这事我无法向公孙瓒讲,因为最近我们都见不到他,他整日呆在新盖的别墅里,和十几个姨太太喝酒唱曲,甚至街道上都听得见那首《广陵散》女生版,不但我们这些部下会唱了,街坊邻居都能哼哼几句,门卫上老王头说,他养的那只大黑狗,现在叫起来声调都是《广陵散》的味儿。

见不到公孙瓒,我只好去找严纲汇报。严纲病得越来越沉重了,英雄也有落难时,侠客也有不得已啊。见了严纲我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好言慰问了几句,我不能打扰他啊。

严纲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他虽躺在床上,外面的事还是了解的,就在我准备离去时,他猛的拉住我的手,哀求似的说:“请帮帮他吧。”

我知道他说的这个“他”,指的是公孙瓒。

我却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想答应严纲,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啊。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我是个不会忧愁的人,离开严纲的家,刚到大街上,张老三满头大汗的找到我,不允我说话,就拉我进了刘老大的家。进去了就知道刘老大要请我喝酒,简雍自然在场,还有关老二和刘老大的小舅子糜竺。酒菜相当的丰盛,以我的经验,这顿酒席不是刘备掏钱,他是个一分钱掰开两半花的人,这一顿酒席应该不下五两银子。至于是谁掏钱,大家都明白,还是别挑明了吧。

那就喝吧。

有张老三的场合,永远都不会寂寞,他几爵酒下肚,话就高了起来,吆五喝六,醉态可爱。

我开始坐在下首末位,刘老大却拉我坐到他身边,他一边替我斟酒,一边唉声叹气,一个劲的说怎么的喜欢我看得起我,怎么的就没能早一点认识我。我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我看见他眼角里有晶莹剔透的液体流了出来。说实话,我开始还感觉肉麻,浑身起鸡皮疙瘩,这种话男人对男人说,真叫人受不了。但渐渐的我感动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也说了很多肉麻的话。

最后,在我即将醉倒的时候,刘备说他明天就要回涿州去,要我跟他一块儿去。

我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因为我醉了。第二天醒来时,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头疼得厉害,公孙瓒府中来人叫我去开会,我跌跌撞撞进会场,才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简雍送刘备去涿州,留下一封信说再不回来了。第二件是袁绍来抢冀州了。

这两件事搁一块儿,我毛骨悚然。

刘备的走和袁绍的来,一个字:巧。

世间没有这么巧的事,凡事都有因果。

公孙瓒醉眼迷蒙,嘴干舌燥叫大家发言,各抒己见。

以往遇到这种时刻,大家必定会争先恐后的说话,滔滔不绝,打的守的,光打不守的,不打光守的,不打不守的,什么都有,统统倒出来。然而今天,除了叹息声,再无他言。公孙瓒却睡着了。

我赶紧跑出去,把这一切告诉了严纲。

这个冀州城唯一的英雄,挣扎着起身,连夜带兵出发,去驻守界桥。

冀州城仿佛烧开的水,佛腾了,然后又归于平静,因为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我站在城楼上,向北方静静的望着,我希望那个并不伟岸的身影能在某个时刻回家来,出现在地平线上。

我懂得了,躯体的高大,并不意味着心灵的伟大。比如那个隐没在夜色中的人,躯体是多么的脆弱,灵魂却是多么的高大啊。当别人要离弃时,他选择了留下。

留下,这一刻,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不知过了几日,消息从界桥传来了,他,尽到了一个朋友、一个部下的职责。

“白马义从”禁卫军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Ⅱ : 【龙门狼日记】清香叶趣雨相依

细雨中的叶子,纹丝不动,细雨中的风,学会适应。朝你挥手,那么美丽,充满留恋,那么柔弱,一颗快乐的心,记忆着那夏雨的爱。人生舞台,娇小的叶子在风雨中那么高贵。

那风雨摇不动的叶子,我知道你的本心野心,那浮现在我心上的雨来的时候,亲亲地默默地,夏风再一次穿过,那片野草,叶子伫立在那丛林,青春的脸庞,那是一种乐观的精神,那是一种爱的力量。

那充满喜怒哀乐的叶子,风雨中似站立的哨兵。迎面问风声,意境纵林中,清香满身风,叶趣雨相依。

淡淡的思绪,浓浓的爱意,另一种叶趣,长长的回忆。

这篇短文收集在《龙门狼岁月的歌》中,欢迎推荐传播。

Ⅲ : 子龙日记之一

(一)再也不能这样活

去年秋风时节,从山那边过来一支队伍,打头的那个人,头裹黄巾,身披金甲,跨在高头大马上,着实威风。其时夕阳才斜,田野绿色正浓,一山一川,金甲银铠,熠熠生辉。隔壁张二婶的小孙子二狗子,从村头小溪里摸到了一条鱼,高高兴兴唱着歌回家,正吵嚷着叫张二婶做脆皮鱼吃,院子里忽然闯进来一群黄巾银铠的人,进来了就抢走了张二婶家的几斗高粱米,还顺便赶走了她家的几只羊,就连张二伯犁地的那头大黄牛都牵走了。张二婶平日里面慈心善的一个人,倏忽间转了性了,跟那群人撕打起来,她一定要夺回粮食,那可是一家人一年的收成。张二婶虽然勇猛,毕竟双拳难敌众手,挨了几拳头,晕过去了还骂了一句很不文雅的话。二狗子就大声哭喊,一个人过去,把尚未剥皮的鱼塞进他嘴巴里。

张二婶一家发誓说从此以后再不吃鱼了,肯定是那次留下的毛病。

我看见打头的那位身披黄金甲的人,胯下一匹马,身高八尺,长有丈二,全身上下毛色如血,步履矫健,履沟壑如踏平地,真个是器宇轩昂,似天马下凡。就在我的目光被那匹马吸引住的时候,一群人冲进了我家院子,肆无忌惮的开始抢东西。我无动于衷,我不在乎家里那点东西,爷爷活着的时侯,告诉我财货不过是强人身上的垢痂,搓掉一层还来一层。我想做个有志气有理想的强人,怎么会迷恋那点东西呢?我家几个下人却操起家伙,拼死相搏。这个社会真奇怪,下人们往往比主人更看重家里的东西。听说皇宫里,太监们比皇上更着急睡女人的事。两个下人被捅了几刀,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于是哭喊声响彻了村庄,村民们渐渐也加入进去,一边要抢劫,一边要阻拦,大家都很急,于是战斗就开始激烈起来,张二伯甚至被人消掉了鼻子,兀自勇战不退。

我却惦记着那匹大红马,几次想凑近了看仔细,却被飞来的箭逼回来了。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月上柳梢头才算结束,我到村子里转了一圈,村民们竟然死伤过半,连张二婶的孙子,二狗子都拿起斧头,加入战斗队列,勇往直前,光荣的牺牲了。看着张二婶哭得死去活来,张二伯泪珠子流进没鼻尖的鼻子时,我才后悔自己玩物丧志,光顾着看大红马,忘记了应该保护一下村民。张二伯对我的行径极为不满,我想帮他把二狗子埋了,他居然把我赶出了大门,还骂我没心没肺。其他的村民也用这样的礼节招待我。那一刻,我的人生真的很失败啊。( 文章阅读网:www. )

最叫我失败的是,直到此时,我竟然还没弄清楚这是一群什么人,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我们这个小山村,虽说地处冀州常山,却是穷山僻壤,平日里很少有外地人来,就是有过路的,也从来不在这里寄宿,都是匆匆来去,云一朵,雨一滴。这地方连小偷小摸都未必看得上,这次真的是躺着中枪了,要么不来,要来就来一群抢劫的。说心里话,当我被村民奚落,不好意思呆在村子里,爬上村后那座山丘,躺大榆树下,看天国空阔,月朗星稀,就忍不住笑了,想这群人其实怪可怜的,他们算不上好强盗。在我的思想中,凡是做了强盗的,都是很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就得做有本事的强盗,有本事的强盗就得做惊世骇俗的大事,比如说抢劫,就应该去大城市,抢劫那里的大老板,或者干脆抢一把官府,即便被杀头,那也是轰轰烈烈,流传千古,说不定会被文人们写成文章四处传诵呢。可是,这群人做强盗做到抢劫老百姓的地步,高粱米都抢,比我还失败啊!

更叫人生气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常山县的领导们居然不派人来慰问一下,慰问金就算了,救济粮总该送一点来吧?看着山坳里新堆起的一座座坟包,我开始深深的责怪起自己,我如果当时能及时站出来,应该可以保护几个生命。至少,二狗子不会死的,他平时跟我最亲近,有时还偷了他家的苹果送给我吃呢。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第三天,里长大人终于搞清楚那群人的身份,原来是围困州府的黄巾军,被一个叫公孙瓒的人打败了,逃到了我们这儿。那个披金甲骑大红马的人,叫张梁。

我恨张梁,我佩服公孙瓒。

既然在村子里呆不下去了,那就去投靠公孙瓒吧。他能打败张梁,肯定是个了不起的人,一定是个横人。还是爷爷告诉我的,宁可给横人拉马缀蹬,不给瓤人帮拳助阵。我要为二狗子报仇,也为村子里死难者雪恨。我的人生已经失败一次了,再不能失败第二次,否则,二狗子会看不起我的,我的良心会终生不安宁的。

Ⅳ : 子龙日记之三

(三)皇帝的后代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吉人自有天相。

当刘备带着他那良莠不齐的五百多杂牌军,不紧不慢赶到冀州城下时,张梁先生竟然呜呼哀哉了。在我惊喜不已时,刘备却一脸惋惜,他的那两位拜把子兄弟关羽和张飞,更是搓手顿足,后悔来晚了,不能亲手杀了张梁。我只好好言劝慰,说反正冀州城之围已经解了,张梁已经死了,我们的目的达到了,该高兴高兴的。其实,有些话我没好意思说出口,我想说的是:就你们这一小撮熊兵,来早了赶上了,还不够人家一锅烩呢。

刘备看出了我的不肖神色,却没有任何反应,既不愤怒,也不解释。这个人城府很深哩。张老三就简单多了,一个劲埋怨他大哥刘备,为什么一定要吃完早饭才赶路,“害得俺没赶上打仗,这两只手到现在还痒痒。”关老二到战场里转了一圈,从垃圾堆死人兜里搜检出几文钱,手心里惦着回来了。我就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刘老大还是不声不响,关老二一脸愠色,脸红得猪肝子似的,钱捏在手中,兜起来不是扔掉了可惜。

刘老大淡淡说道:“收起来吧,攒够数了给老二老三一人做一件锦袍。”

公孙瓒列队出城欢迎刘备,清水洒道,鼓乐齐鸣。刘备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轻轻点了点头。他对这个欢迎仪式很满意,一边向夹道的群众招手致意,一边踱着方步进了城门。张老三哈哈大笑,紧随老大进去了。我本来想跟上刘备的脚步,享受一番被人夹道欢迎的荣耀,却被关老二从身后拽了一把,他的力量真大,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了,等我收住脚步,刘备几个已经不见人影了,关老二呲牙咧嘴嘲笑我。( 文章阅读网:www. )

这里必须交代一下,那个杀死张梁的人,是朝廷派来的朱隽将军。这个人不是一般的猛人,是猛人中的猛人,参加太平道的几位领导,碰见他就算倒八辈子霉了,等于玩完了,就连太平道一号人物“大贤良师”张角先生,都是他杀的,张家弟兄三人,他杀了两个,厉害啊。可惜,就在冀州城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烈庆祝解围的时候,这位默默奉献了青春的朱隽将军,却被几个死太监死告了一状,稀里糊涂被抓了起来,听说还挨了几皮鞭。这都是简雍告诉我的,他分析主要是朱将军不给太监们送钱,太监们偏想要钱,要了不给,就找人阴你,朱将军打仗很猛,跟太监玩阴的不行。进了大牢才明白过来,将军的官爵不重要,银子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由,只好乖乖的送,命保住了,打仗的性趣却没了,只好回家看孙子。真是没天理啊!

那晚公孙瓒很快就喝多了,没等红烧羊头端上来就醉倒在酒席上,几个姑娘扶他进屋困觉。刘备喝了几爵,话渐渐多了,先说自己是皇上的亲戚,再说他家老祖宗是中山靖王刘胜。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能陪着老刘家人喝酒吃肉,这要是叫常山那帮子哥们知道了,还不羡慕死啊。到这时我才知道刘老大口才好的很,背书似的一溜烟下来,天花开始乱坠,连简雍这样的读书人都用钦佩的眼神脉脉望着他,不一会儿,两个人就交头接耳,低声细语起来。张老三哈哈大笑,说:“按照族谱算,俺大哥是当今皇上的叔叔。”我把一口含进嘴里的酒吐了出来,却不小心吐到关老二的衣服上,他拿大眼珠子瞪我,我赶紧说明天赔一件新的,他才温和了些。张老三嫌爵小了,呼喊着要了一只大碗来,敞开胸膛喝,我简直崇拜这个人了,使劲夸赞几句,他笑得越发欢畅了,拉住我的胳膊,要我陪他喝酒。我继续恭维了一阵子关老二,好歹叫他跟我碰了一爵酒,那是原谅我了。

我开始可惜那件新衣服了。

这场庆祝大会延续了三四天,慢慢的我发现,这兄弟三人,其实刘老大最能喝,他不动神色,慢饮低酌,神色款款,三四天下来,从未停歇,却不见一点醉态。张老三嘴巴上嚷嚷,呼酒要肉,却一会儿就醉意朦胧,躺下了半天醒不来。真是咋呼的人没本事。关老二跟我现在关系铁,他收下我的一件绿色锦袍,高兴的合不拢嘴,说自己就喜欢绿色,这色健康。关老二本来就是一张红脸,喝多喝少看不出来,喝高兴了穿上绿衣服拉着我去逛大街。从早晨一直逛到晚上,起初我没在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逛大街锻炼身体。直到昨天晚上他说想洗个澡,我叫人去准备热水,他却说不在这里洗,要洗就出去洗。我还是没明白,他一个跟班的苍头军悄悄告诉我,关将军想找个姑娘娱乐娱乐。我恍然大悟,便带他去了香消楼。听他在隔壁屋里哼哼哧哧,我也心头上火,可惜小虞说她这两天不方便,其他姑娘我不喜欢,还是忍一忍吧。

关老二说想在香消楼住一晚,我无所谓,就留下他自个回去了。刚回到住处,简雍日急火燎来找我,说公孙瓒召集大家开会,我问半夜三更不睡觉开什么会。他说袁绍和曹操来了檄文,叫大伙一块儿去打董卓。我愕然,董卓招你惹你了?大老远拉帮结伙去打人家。简雍对我的态度出离愤怒,极为不满,他说董卓这小子升官了就变坏了,带人跑洛阳欺负皇上,竟然把皇上的女人给睡了。这就有点过分,我向来看不起欺负女人的人。可是话又说回来,董卓睡了皇上的女人,关袁绍曹操什么事?

再说了,袁绍曹操,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对简雍说,打谁不打谁,你们领导看着办吧,反正我赵子龙说了不算,就不去开会了,你们定下来告诉一声就行了。

简雍想想也对,转身出去了,一会儿却又折回来,说忘了一件大事。我刚躺被窝里,他却要我去找关老二,我懒得动,说明天再找不行吗。简雍死活不同意,说刘备听到董卓欺负皇上,着急上火,就想立即去打他,还动员公孙瓒一起去,公孙瓒答应了,叫刘备连夜回涿州做准备。刘老大准备上路,却发现不见了关老二。

我哈哈大笑,想关老二这阵子应该还在床上大战不休,叫他此刻去打董卓,估计是不行的。支开了简雍,我还是去叫关老二回来。

我本来想跟公孙瓒一起去打董卓,他欺负皇上我不在乎,欺负女人我不答应。公孙瓒却另有打算,安排我和简雍留守冀州城,还把冀州最厉害的一支队伍,号称“白马义从”的禁卫军留给我们俩。公孙瓒极为慎重的说,冀州是他的根本,打不打董卓倒在其次,根本不能丢。况且,谁知道袁绍那小子安的什么心思,万一他玩花样,用打董卓的名义,调走冀州的精锐部队,他来一招釜底抽薪,袭击了冀州,董卓没死,自己却无家可归了。

我很感动,“白马义从”禁卫军是公孙瓒的心肝宝贝,是他起家的基础,他竟然交到我手中,那是对我最大的信任啊。

去送刘备,这位皇帝的叔叔拉着我的手不放,欲言又止,无言却泣,惹得我也眼泪汪汪,激动不已。简雍深情款款的对刘备说,“皇叔放心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Ⅴ : 子龙日记之四

(四)世事难料

公孙瓒带着三万人马浩浩荡荡去了一趟洛阳。下面的故事都是我听说的,不管对不对,写下来吧。

像公孙瓒这样级别的干部出门真麻烦,先是家里的女人们乱成了一锅粥,个个争先恐后,都要跟他一起去。女人们以为这是去旅游,有的说洛阳的牡丹好看,有人反驳说牡丹冬季里不开花;有的说洛阳的服装肯定漂亮,有人反驳说大城市里的服装不适合小地方人穿;有的说想去买几件首饰来,有的什么都不要,只是看见别人抢着去,就随大流加入进去争了一把,反正平时呆着挺无聊的,争争吵吵就当解闷儿了。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相信说这话的人,家中的女人一定不少。理论一定是从实践总结来的。公孙瓒家里的戏唱得不可开交,他好不容易平息下去,部下们接着闹,冀州城乱套了。几位将军听说要去打董卓,人人都想当先锋官,于是摆功劳,谈本事,耍大牌,讲资历,争锋相对,互不相让,面红耳赤,大堂上比戏园子里还热闹。

先锋官这个职位,以前但凡出兵打仗,都由严纲担当,他是公孙瓒发小,向来忠心耿耿,为人又比较低调,见谁都面带三分笑,弄到好处大家一起分,连看门的王大爷都夸这人实诚,所以他当先锋官大家没意见。“白马义从”禁卫军就是他一手组建起来的,担任了第一任队长。当年公孙瓒刚到河北,州府里的官员们根本不鸟他,只要是个官儿就敢欺负他。没办法啊,谁叫他是个外来户呢,不欺负他欺负谁呢?加上张角兄弟开始闹事,北边的乌桓也时不时带人进来捣乱一下,抢点东西,杀个人,于是乎,河北地界人心纷乱,眼看不收拾好局面,朝廷就要收拾自己了,他就想到了严纲,请他来帮忙。严纲不简单,一来就看出问题所在,告诉公孙瓒,要想站稳脚跟,就得手中有枪,枪杆子才是硬道理。公孙瓒恍然大悟,以手加额,说严纲是上天派给自己的张子房,于是放手叫他去搞枪杆子。不知严纲用了什么办法,变魔术似的几天时间就从什么地方搞到了三千匹白马,优中选优的组织起一支三千人队伍,人人尽乘白马,号“白马义从”禁卫军。拉出去战场上实战演练,竟打得乌桓部队狼狈逃窜,落下了病根,自此后看见白色的东西就眼晕。于是河北社会各界名流们送给公孙瓒一个“白马将军”的雅号。其实,这名号应该是严纲的,只是他低调,不去争罢了。

不知是劳累的,还是娘胎里带来的,严纲身子骨不大结实,最近河北老下雨夹雪,他病倒了。

这就没办法了,压得住阵脚的起不了床,大家的机会终于来了,不表现一把,争一争,年终奖金怎么好意思拿。况且,以严纲的成功经验分析,先锋官冲在最前面,捞到的油水肯定最多,抢到的东西肯定最好,不论是送领导还是送媳妇,他们肯定都高兴。大利当前,就该当仁不让。争抢的结果是谁都不服谁,大伙只好一起去找领导,领导一定有办法。( 文章阅读网:www. )

果然,问题一上来,公孙瓒眼珠子一眨就解决了。他先大大表扬了一番诸位将军,然后说:你们谁都当不了先锋官。

为什么?大家单眼瞪小眼。

不用急,很快就有结果了。大军走到涿州时,众人明白领导早有准备,公孙瓒把先锋官印信交给了刘备。这下大家都很失落。失落归失落,也没人好意思跟刘备去争。主要是刘备档次太低,跟一个卖鞋的争?好意思吗?很快大家就心安理得了,心里直夸领导水平就是高,因为从河南传来的消息,董卓手下有一员猛将,叫什么吕布,打败了爱出风头的孙坚。大家了解孙坚的水平,他都打不过姓吕的,大家去了估计只能是送死了。看来,公孙瓒大哥是想让刘老大去填坑。

呵呵,好,公孙瓒大哥真够意思,这样的领导我们大家都服。

孙坚这人我听说过,海边上玩耍时,几个海盗来抢他,结果叫人哭笑不得,他把海盗抢了。现在是袁术的部下,在南边什么县当治安队长。袁术就是召集大伙去打董卓的那位袁绍的弟弟,不过袁术是他爹大老婆生的,根红苗正,社会地位高一点。老袁家四代人在朝廷里混日子,很厉害的,可惜袁术这个官四代好像不大争气,学习不认真,打仗又怕死,真正一个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玩意儿。袁绍大概因为出身不正(小老婆生的),从小被家里人看不起,还时不时受点欺负,吃不饱穿不暖,渐渐培养出坚毅果敢的性格,现在他的名望在弟弟之上。

我知道,袁术派孙坚抢先一步攻打董卓,大概是想证明自己不但血统身份比哥哥高,本事也比哥哥强吧。

然而事与愿违,孙坚海边上打强盗可以,陆地上攻城就不行了。

有些人是被袁绍逼迫来的,他们对谁呆在洛阳发号施令没意见,反正皇上是大家的,董卓也有份,他愿意欺负他自己那一份,关我们鸟事。只是碍于袁绍的面子,或有点心理压力才不得不来,这下好了,孙坚那傻小子给了我们一个理由,可以退兵了。

就在大伙准备收拾行装,回家过年的时候,袁绍的信又来了,他叫大伙到洛阳城下开会,顺便搞个联盟。

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开会?

听说过胆大的,没见过这么胆大的。

我听说,我们冀州部队这边,一把手公孙瓒是无可无不可,他既不离开也不去开会,他的心思我懂得,他想看看其他人怎么办。随大流就不会出大问题,即便出了问题,由先跳出来的那个人顶着,打屁股轮不到自己。但他新任命的先锋官刘备接到袁绍的信,打声招呼,就带着五千名先头部队拔营起寨了,直到洛阳城下,开会去了。公孙瓒哭笑不得,没办法,只得随后跟进。

刘备这人脸皮真厚啊,他没搞清,那五千兵,可是人家公孙瓒的,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那个大会,基本上是个团结的大会,参加的地方领导有十八个,曹操是个文人,袁绍叫他做会议记录。本来是十八个地方领导开会,传出来却叫十八路诸侯,还联盟了,这话要是叫皇上知道了,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十八路诸侯?董卓一个就叫自己为难的很了,忽然间冒出十八个,后宫老婆们估计不够分的了。

开完会,大伙再加把劲去打董卓和吕布,接下来的事实在滑稽的很,平时耀武扬威的十八路诸侯们,竟然打不过一个吕布,更滑稽的是,最后叫一个卖鞋的刘备、一个卖大枣的关羽和一个铁匠张飞抢了风头,不但干翻了吕布,还攻下了洛阳城。

刘备这下出名了,大大的。

我听说吕布骑着一匹大红马,通身似血,器宇轩昂,不会是张梁骑的那匹大红马吧?

唉,可惜啊,公孙瓒没叫我去,我要是去了,一定想办法弄来自己骑。我从小喜欢红颜色,我的衣服以前都是红的,自从进了“白马义从”禁卫军,再不能穿红的了,公孙瓒,特别是那位严纲,一定要我们穿白色的。一个大男人,穿一身白,戴孝似的,再骑一匹大白马,晃来晃去,真难看。要是夺了大红马回来,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这支破队伍。

打下洛阳之后,十八路诸侯联盟自然解体了,袁绍还想维持,因为他当上了盟主,当上盟主最大的好处有两点,一个是有权指挥别人,上阵时可以站在安全的地方喊一嗓子:“弟兄们冲啊!”再不用站最前面,听别人喊叫自己冲啊。另一个,就是可以压住他的弟弟袁术,就能证明小老婆生的,也可以很有水平的。听说十八路诸侯联盟的解体,主要是因为袁术捣乱,他不但不带头听哥哥的“冲啊”的话,还克扣军粮,因为一块奇石,跟自己的部下孙坚闹翻了脸,两人先后不打招呼就离开了。实践证明,随大流的人占多数,袁术一开溜,有人紧跟着就走了。

这事弄得袁绍很没面子。

刘备为公孙瓒争了光,他回来后很风光了一阵子,先娶了两个媳妇。对这件事,张老三无所谓,他只要有酒有肉,日子里就满是阳光。关老二却心中忿忿不平,嘴上虽没说什么,但我看见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红,以至于落下病根,终于变成了一张大红脸。听说他偷偷看过几次大夫,可惜吃药不管用,就要这么红脸一辈子了。

我知道,关老二想娶媳妇了。

本来嘛,二十好几的人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我介绍 » 龙门镖局之八斗日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