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走进“东亚文化之都”:舌尖上的敦煌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敦煌”二字,取隆重辉煌之意,寓繁荣昌盛之愿。自汉武帝凿空西域,“据两关、列四郡”至今已有2100多年前史,是古丝绸之路“榜首纽带城市”,也是前史学家范文澜指出的“接受外来文明最早和最多的区域”。敦煌被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誉为世界四大文明系统仅有交汇之地。敦煌作为“交响丝路·如意甘肃”王冠上的明珠,4月8日—10日在这里举行的2021“东亚文明之都·我国敦煌活动年”活动,必将带动敦煌的城市文明建设,激发城市活力,扩大敦煌国际知名度、美誉度。

QQ截图20210331134003.peng.jpg
在即将到来的“东亚文明之都·我国敦煌活动年”开幕之际,先带你走进“东亚文明之都”,畅游丝路敦煌,品尝舌尖敦煌。


去过敦煌的人,日后回想起,除了久久萦绕在脑海里的敦煌岩画、沙鸣山月牙泉还有街角餐馆那意犹未尽的滋味……


敦煌的美食就像敦煌的文明艺术一样,承载着悠久的前史与千年的浓情。


胡羊焖饼


要说敦煌最地道的美食,驴肉黄面只能排第二,而胡羊焖饼当属最接地气的敦煌菜。

 

 

古代敦煌为少数民族游牧之地,人们总称他们为“胡人”。隋唐以来汉文明和胡文明相交融,成为敦煌饮食文明开展的典型代表,以胡人的膳食习俗做法而演化得名。将羊肉烧至快熟时,将擀好的薄面饼放在肉上面,就这样把一张一张的生面饼盖满了羊肉。大块羊肉铺满盘子,一片片面饼软嫩滑爽,浇汁色泽饱满、浓香浑厚。


听说,焖饼子也是敦煌老丈人接待女婿最好的菜,榜首次上门,如果老丈人款待你吃“焖饼子”,那你俩这事基本就算成了。


驴肉黄面


”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是在敦煌美食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作为八大怪之一的驴肉黄面,但是脱离敦煌就找不到的甘旨!

 

 

黄面因色泽明亮金黄而得名,细如龙须,柔韧耐拉,口感劲道。而黄面的劲道口感,全耐拉面师傅的手艺——只见拉面师傅双手舞动着一块足有七、八斤重的淡黄色面团,时而抻拉成长条状,时而旋转拧成麻花状,粉丝般的面条就这样诞生了。


敦煌拉面这一传统饮食的工艺流程,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了——开凿于公元十世纪晚期的莫高窟256窟宋代洞窟中就有拉面的岩画。


红柳烤肉


来敦煌,不去沙州夜市撸串,那将是一种惋惜。三两人围一桌,来把子红柳烤肉,再小酌几杯啤酒,敦煌之行才算圆满。

 

 

西北人吃羊肉,是从头到尾、从肉到骨、从内脏到骨髓都吃掉,烤、煎、蒸、煮、烩、焖、卤、炖、炒等各种“吃羊大法”,每一种都是不同的甘旨。


敦煌的红柳烤肉,又是烤羊肉的另一种别出心裁的做法。将红柳枝条一根根的精心选择,再将一头削尖以便串肉。红柳串上羊肉后就放在木炭上烤,在烤制的过程中,红柳里边含有丰厚维生素的油脂就流出来渗到羊肉里边了,不仅使羊肉中增加了营养物质,还有一种特有的木香。


来敦煌,就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纵情享受西北人这种自由自在的粗糙感带来的高兴,这种体会也许是此次游览中最惬意的韶光吧。


羊肉粉汤


甘肃因区域跨度大,每个当地的早餐都不尽相同,兰州人的一天是从牛肉面开端的,而敦煌人的一天,是从羊肉粉汤开端的。

 

 

选用敦煌本地饲养的膘肥体壮羯羊,宰好洗净切成大块,然后清水下锅。打净血沫,待快熟时,放入少量精盐,肉熟后捞出,剃骨,后将剃骨回锅,温火熬煮成汤。


食用时,先将骨汤兑水,放入适量生姜、胡椒等香料煮沸,再将熟肉切成薄片与切成块的粉丝/粉条盛人碗中,舀入沸汤,上面撒上香菜末、韭菜和葱、辣椒末等。观之红黄绿白,香味扑鼻,食之香辣爽口,肥而不腻。有滋补、发热、祛寒之效。


长命碱面


敦煌成长的一种胡杨树,当地人称“梧桐树”。树上流出的一种能食用的树液碱,和面的时候加入适量,制作成面条,特点是柔韧劲道,爽口舒胃,面条细长,厚薄均匀,汤汁鲜香,俗称“碱面”,又名“臊子面”。

 

 

碱面自唐代以来敦煌人的待客佳品,对于以面食作为主食的敦煌人来说,长命碱面的地位永远是居高临下的。添丁进口要吃碱面,逢年过节要吃碱面,标志着人们长命,称“长命碱面”。


泡儿油糕


泡儿油糕是从唐代“见风俏”演化而来,在敦煌至少有1200多年以上的前史了。最初只流行在宫殿、宫邸宴席上。

 

 

泡儿油糕因其色泽黄亮,外表疏松如纱,外表结有鳞次栉比的珍珠小泡,故而得名。泡儿油糕更像一种甜品,脆酥似飞絮,内里甜美如糯糖,吃起来酥松甜美,进口爽,在敦煌成为老少皆宜的餐前饭后必不可少的甜点。


有人说,敦煌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名词,更是一个精力坐标,一处文明高地,因为铭刻了太多的民族文明记忆,敦煌简直成了一种代代相传的文明基因,这个四月,我在敦煌等你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我介绍 » 走进“东亚文化之都”:舌尖上的敦煌

分享:

相关推荐